A手机版

阅文集团罗立:IP开发进入下半场,平台要在下游寻找更多机会| WISE·2016独角兽峰会

分享到:
2016-12-06 来源:科技界 E40 views

在今天由36氪主办的“WISE·2016独角兽峰会”上,阅文集团副总裁罗立在会上做了分享。

罗立说,大概在四年前,他大概发觉到,可能阅文集团的模式在全世界都是独一无二的。这也有好处,也有坏处。

坏处是,当年盛大文学准备在美国的纳斯达克上市的时,但是晃了两年,没有人愿意接纳:“一位美国人说,你们这样一个模式全世界都没有,我们也不知道你们可以对标谁,所以对不起,对于你们的上市请求,我们还得想一想。这就是我们的烦恼”。

现在,阅文集团的规模,已经比四年前大了整整3倍。在今年,针对IP开发,阅文集团提出了“IP合伙人制”:“我们依托IP为核心,找到了下游更多的方向。同时,阅文也看到了自己的弱项,因为目前为止,阅文只是一家上游的网络文学公司,在下游的时候,我们需要跟广大的开发者一起来源合作,才能把下游的事情做好”。

网络阅读市场不大,但是在下游却是一个无比丰富的富矿,有近几千亿的市场亟待开发。对于阅文而言,如果其仅仅只是一家IP供应商的话,那么它所能产生的价值会远远被低估,“但是一旦阅文愿意把IP拿出来,参与到下游巨大的开发当中去的时候,会挖掘出更大的市场”。

我们看到我们自己的弱项,因为目前为止我们只是一家上游的网络文学公司,在下游的时候,我们 需要跟广大的开发者一起来源合作,才能把下游的事情做好。

以下是36氪整理后的演讲全文:

大家好,我是阅文集团副总裁罗立。虽然阅文集团刚刚成立两年,但其实它已经存在14年了。从2001年我们7个伙伴一起创办了起点中文网到现在,中间走过了14年的过程,相对于今天到场的很多企业来说,我们应该算是一家老企业。因为大家都知道,互联网基本上三年就是一代人,三年以后你都不知道这家企业还是不是存在,但是我们到现在,已经生存了14年,中间了发生了很多很多故事,也经历了很多波折。

从一个很小的网站,做到现在的阅文集团,14年过程中,我们经历了非常非常多的事情,也没想到今天会走到这一步。感谢今天中国的文化事业大发展,让阅文集团所从事的这样一个网络文学事业,可以做到现在这样大的规模。

今天早上,我听到王石先生的分享,他说他当年在刚刚开始做地产业的时候,第一年就做到了100亿的收入。直到今天,作为网络文学这样一个最大的企业,我们当然还没有到100亿,可能我们仅仅做到了30%的程度。但是,这样的成绩,针对文学这个产业来说,应该说是非常大的收获了。

大概在四年前,我们看了一下世界上所有的文化公司,发觉可能阅文集团的模式,在全世界都是独一无二的。没有一家企业,是像我们这样生存并且发展的。

当然,这也有好处,也有坏处。

坏处是,当时我们还是盛大文学的时候,准备在美国的纳斯达克上市,但是晃了两年,没有一家公司愿意接纳我们。一位美国人说,你们这样一个模式,全世界都没有,我们也不知道你们可以对标谁,所以对不起,对于你们的上市请求,我们还得想一想。所以,这就是我们的烦恼。

但是,在四年之后,我们现在做到的规模,其实已经比那个时候做大了整整3倍了。所以,我们也为此非常非常自豪。

我们可以看到,网络文学整个行业,在这两年规模增长的非常快。从2013年的62亿,预计到2018年会有166亿。其实,中间会整整有3倍的增长。而在2013年以前,我们真正有网络文学的统计,应该是在2012年,那时的市场规模只有10几亿。

所以,从10几亿到100多亿,大概不到五年的时间,有了差不多10倍的增长。在内容行业整体来说,发展是非常迅猛的。但是,反过来我们看到,相对更大的行业,比如影视行业,比如游戏行业,其实整个网络文学的规模并不大,即使最乐观的估计,可能未来十年,整个行业的规模不会超过500亿。

但是,网络文学又是非常有魅力的行业,为什么这样说?虽然整体行业规模很小,可是它所牵扯的行业规模却很大。

作为网络文学付费阅读的本身,它的规模是很小的,可以看到2018年的乐观估计,也仅仅是160多个亿。但是,如果你考虑到下游的影视行业、动漫行业,再考虑到下游的游戏行业,所牵扯的是一个几千亿的市场。

我们再看一下,我们说IP的改编又有什么优势呢?我们知道,整个的网络文学行业,特别是阅文集团、起点中文网,大家最熟悉的一点就是,你们有很多IP,你们是中国最大的IP公司。不错,我们是中国最大的IP公司,换句话说,甚至可以这样说,我们在全世界,也是最大的IP公司。

因为,在我们整个网站上,如果每本小说都是一个IP的话,不考虑它的价值,它的数量可以到达8位数。参与写作的作家,也到达了7位数以上,几百万人在我们网站上写作,在我们整个阅文集团的平台上写作。所以,其中可以产生的IP,是非常非常巨大的。

阅文集团获得一个小说IP的成本非常非常低,而且它非常稳定。稳定是依托于我们有巨大的储备量,1000万部作品400万个作家。这样一个量,导致我们每一年都会获得非常多的好IP数量。

另外,因为我们获得IP的成本会很低,这样我们就会不断的容错、试错,然后拿出最好的产品,来向市场验证我们的价值。而在这点上,其它公司是很难做到的,因为一个好的导演,也会有枯竭期,一个好的创意人员也会有枯竭期,今年不能保证明年。

所以,靠创意的一定不稳定,但是靠概率的,可能会比较长久的生存下去。

说完IP,我想要说的是,IP怎么办?因为我刚才说了,整个网络小说的市场容积,预测到2018年有166亿。作为一家公司想成为独角兽公司,然后你很想成功,最后成为一家有名望的公司,最后成为一家成功的企业,你是绝对不能靠100多亿生存的,因为市场才那么大,你作为市场其中的一部分,哪怕你说我是中国最大的,又能大到哪里去呢?

所以阅文集团也在不断的向下游寻找方向。

我们依托IP为核心,找到了下游更多的方向。比如说,二次元的动漫方向,人的影视剧方向,以及游戏改编的方向。我们也很欣喜的看到,IP在这两年的确得到了非常大的发展。

我们在今年提出了希望打造一个IP共赢模式,希望通过IP共赢合伙的方式来跟大家分享我们的IP带来的巨大的市场机会。我们看到我们自己的弱项,因为目前为止我们只是一家上游的网络文学公司,在下游的时候,我们 需要跟广大的开发者一起来源合作,才能把下游的事情做好。

我们看到很多案例开发成功的案例,我们也看到很多IP失败的案例,我们希望当阅文集团参与到下游的时候,我们遇到的不是失败而是成功。而在这里面,恐怕合作是唯一的准确率,你只有通过不断的合作,与最好的公司在一起,这样才能不断的提高下游开发的成功率。

比如在游戏领域,我们希望跟最有创意的游戏公司合作,我不在乎你们公司的规模是大是小,但是一定要在游戏的开发上有自己的独立的理解和独创性,能够做出与别人完全不一样的游戏模式。

在动漫、影视领域,同样也是如此,我需要的是专业的人带来的专业的创意,如果有谁或者哪些公司能够提供这样的支持,我相信我们的合作将会很长。它绝对不会一部作品或一部作品的某一次改编,它的四会涉及一个非常长久的合作,非常深入的合作。我们在过去一直说,中国影视改编或游戏改编最大的问题是,大家都很着急。因为IP授权很贵,时间又很短,这一把做完,你获得了成功,那你下一次呢?所以会看到说有些很有名的案例,它是这几家公司做的,但是到第二次的时候,或者大家认为这个改编还没有完全结束,下面还有内容可以做的时候,可能已经不是这家公司去做的了。

所以,这种时候对于拿到授权的话来说,就非常的为难,因为它不知道这件事情应该怎么去做,是尽力压榨收益好还是把作品长久的做下去比较好?我相信如果在商言商的话,很多公司必然选择第一种,因为我不知道第二次是否还能拿到这个东西的授权可以继续往下面做。我们希望共赢,共深的模式,其中的内核就在这里,如果你能把产品做好,那么这个作品我们不会去限定授权期多长,你想做多长就做多长。做一季不够我们可以做两季,甚至可以像美剧一样做20集,直到这个产品可以真正的深入到所有人当中。

为此,我们愿意一起分享这个IP,包括现在以及未来,这就是我们提倡的所谓IP合伙人公映、共深的模式。

总而言之,我希望在座的各位如果在文化领域有创意想法的话,只要你的想法够奇、够炫,而且的确有可行性,随时可以来找我、找阅文集团。我相信在文化领域,我们携手一定可以找到自己的位置。谢谢大家!

标签:
J